我要投稿 | 留言给我
网站首页 > 军事参考> 文章内容

军事新闻报道应如何有效避免负面舆情

※发布时间:2021-5-22 16:35:41   ※发布作者:平民百姓   ※出自何处: 

  男欢男爱网摘 要:全时代,生态、格局、方式发生深刻变化,新闻报道一旦出现差错往往会引发负面舆情,并迅速发酵形成热点,给新闻工作带来无法预测的危害。本文提出,军事新闻报道避免引发负面舆情,应着重从强化意识、紧贴实战、改变惯性思维、实事求是等方面加强把关。

  全时代,生态、格局、方式发生深刻变化,新闻报道中出现重大性差错,或是由技术性差错导致性问题,往往会引发负面舆情,并迅速发酵形成热点,给新闻工作带来无法预测的危害。但在实际采编业务过程中,引发负面舆情的原因要远比差错更加复杂。如何防止新闻报道引发负面舆情,成为和新闻工作者无法回避的一门必修课。本文结合《解放军报》(以下简称“军报”)夜班实践提出,军事新闻报道避免引发负面舆情,应着重从强化意识、紧贴实战、改变惯性思维、实事求是等方面加强把关。

  军报的特殊地位决定了必须在恪守党性原则上最高标准、最严要求,不断强化意识,把“家办报”落实到每一个细节。

  军报夜班一直一个原则,引用中央领导人的讲话必须有公开的权威出处。在一篇军报一版头条中,作者引用了大段领导的讲话,但夜班编辑反复检索查询,却始终没有找到出处。虽然当时已是凌晨,但编辑还是想方设法联系到作者,反复与作者核实这段讲话是从哪里摘用的。最后作者告知,由于找不到领导相关主题的讲话,他就根据过去的讲话编写了这段引言。在夜班工作中,我们还曾遇到有意无意改动讲话内容,讲话前后顺序,随意截取讲话语句等情况。可想而知,如果稍有疏忽放过了一次,就可能引发严重的后果。

  同时,这种对表还应该是“行进式”,需要不断更新。2020年的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宣传就是典型一例。2月4日,中央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研究加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,提出“同时间赛跑、与病魔较量,遏制疫情蔓延势头,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”。2月24日,在中央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上,强调“当前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复杂,防控正处在最吃劲的关键阶段”。3月18日中央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、4月18日中央局召开会议,又有新的表述。可以看到,表述的每一次变化,都是中央对当前形势的重大判断和战略部署。军事新闻宣传也必须紧紧跟上节奏,从的组织策划到采访写作、再到编辑刊发,都应找准最新坐标对表。

  除重要时政活动,其他也不能降低编校标准。尤其是已审,经过上上下下多道关口审核,容易让人放松。殊不知,如果每一个环节都这么想,错情就会“一绿灯、过关斩将”。党的后,军报刊发了一则学习贯彻大会的。这篇经过层层审核签字,编辑部也是认真编发,夜班反复核对审稿原文。但就算有这么多双眼睛,夜班编辑还是直到唱题时才猛然发现,标题出现差错。

  还有一种需要注意的情况是,编辑常常会把注意力放在核对审稿原文上,但如果原文本身就有问题,反而成了“灯下黑”。2019年上级机关出台文件对某项工作作出规范,但审稿上有一个称谓与现行条令不一致。夜班编辑没有放过这个疑点,立即与机关联系,得知这是机关内部材料上的提法,还未公开报道,如果按审稿刊发可能引发炒作。

  中的文字要反复核对,照片上的每一个细节也不能放过。军报上的一篇、一张照片,乃至一句话、一个框、一条线,都可能引发问题,只有时刻保持头脑、强化敏锐性,才能各种复杂情况的。

  当前,部队大力纠治训风、演风,要求考核与战场接轨,取得明显成效。然而,脱离实战化的问题并未完全绝迹,时不时还有隐患苗头,而且变得更加隐蔽。一次,夜班编辑在一篇特种部队的训练中,看到一位狙击手废寝忘食刻苦训练,练到右臂和手指都失去知觉,成为部队开展主题教育的生动教材。故事很感人,但夜班编辑想,这样的细节,读者可能质疑,诸如对训练是否科学、有效等提出疑问。这就要求我们必须紧贴实战,一刻也不能脱离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。

  要强化敌情意识。过去曾出现这样的事例:某部官兵和装备身披蓝色迷彩,千里机动到大漠戈壁进行实战化演练。我们对此进行了报道,和照片都刊发了不少,但照片上沙漠中那一个个蓝色身影实在太醒目了,宣传效果没有预想的好,反而引起对实战化训练的质疑。我们常常说,脑子里要装着敌情,但实践中却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。某部开展电子对抗演练,由于驻地周边复杂,室外干扰太多,就搬到了室内进行。这不由得让人产生疑问:实战情况下不就是敌方干扰多吗?复杂电磁难道不正是练兵的大好时机吗?正是疑问,避免了可能引发的舆情。

  要熟悉军事常识。也有稿子本身是符合实战标准的,但可能与读者的军事常识相悖,也应做相应处理。在一篇某工兵团高原架设浮桥训练的中,有不少关于严寒的表述和战士跳进水中架桥的细节,“浸泡在刺骨的水中,官兵们的下半身很快便失去了知觉”。社领导随后提出,天气这么寒冷的情况下,让战士跳进水中架桥,容易引发对部队不重视战士身体健康的质疑。夜班编辑反复推敲,把原标题《冰冷刺骨,28名勇士水中架浮桥》中的“冰冷刺骨”改成了“不惧严寒”等,凸显官兵的练兵热情。

  要注意图片细节。如今是读图时代,读者拿到后,第一眼看到的往往不是稿子而是照片,而图片恰恰是容易引起负面舆情的“重灾区”。首先,训练绝对不能摆拍,如战士攀越障碍时嘴里叼一把匕首,瞄准时两个眼睛都睁着,或是视线没有在瞄准基线上,等等。其次,是训练不符合实战化标准,如战斗机对抗训练没有挂导弹,坦克实战训练炮口上还罩着炮衣,装甲车排得整整齐齐地打靶,战舰火炮射击下面垫着毯子接弹壳,还有红蓝对抗双方插好多红蓝小旗,等等。最后,照片与说明词不能大相径庭,如舰艇训练的照片说明词里是风急浪高,图上却是风平浪静;特种作战训练的照片说明词里是恶劣天候,图上却是蓝天白云。

  要保密。训练报道不能写得太细,否则就可能时间要素或作战地域,或是透露了官兵手中的装备器材性能,引发热点。诸如,把部队演练的时长、地域及机动作战能力和盘托出等等,都是必须避免的。对涉及部队装备的,哪怕是审稿手续完备,还应多从保密的角度去想一想、看一看,确保不出现任何问题。

  对于“低级红、高级黑”现象,很多人的印象都还停留在前几年引发负面舆情的那些报道上。但在实际工作中,类似的新闻虽然大幅减少,但很难一时消除。2020夏,某地遭受严重时,就有发稿称夏日田园风光好,强降雨后的大地绿如翠玉、美如画卷,很快有网民转发了洪水带来严重损失的照片并质疑这样的新闻报道。防止“低级红、高级黑”现象,是一场不能松懈的持久战。

 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报道,就有的正面报道引发负面舆情。比如,有的宣传某女流产10天后重回一线个多月每天孕吐打着吊瓶还要承担大量诊疗工作等等,被网友称为“卖惨式”宣传;有的宣传93岁的退伍老兵虽然自己家中都十分困难,却还是捐款好几万元,虽然当地婉言谢绝了这些捐款,却还是在网上引起质疑。军报的抗疫宣传总体积极稳妥,没有引起负面舆情,但并非没有隐患。有一篇报道了一位赶赴前线多岁老专家,为突出表现其优秀品格,着力描写了他直到深夜还在帮忙搬运医疗物资,每天清晨别人还没起床他就已经在打扫病房等细节。这些内容放在平常的典型报道中并无大碍,但置身于当时如此紧急的情况下,就可能引起网友的质疑:70多岁的老专家奋不顾身上前线,不应去当搬运工和清洁工,而应该在本职岗位上发挥更大作用。还有一篇的标题是《用的力量战胜病毒》,初看上去非常正能量,但仔细一推敲就有问题,抗疫斗争中当然要相信党和,但战胜病毒还是应该依靠医学和科技的力量。

  这警示我们,出现“低级红、高级黑”,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的宣传还没有从过去的关系、惯性思维和写作套转变过来。在当前复杂多元的生态中,如果自说自话,仅沿袭传统时代那套话语体系,轻则让人反感,影响效果,甚至授人以柄造成恶劣影响。要避免出现负面舆情,应注意以下几点:

  要充满人情味道。为了集聚正能量,过去报道中不时突出忠孝不能两全、小家顾大局等矛盾。这样的剧情不是不能写,但一定要注意把握好度,绝不是把人物写得越惨越好,过犹不及就会带来副作用。如在一篇军地携手救助特困战士家庭的中有这样一句线个多月前,一场重病夺走了妻子的生命,撇下了出生不久的女儿,可在他身上却看不出沮丧,而是透着一种在强军上奋进的坚强。”这看上去很符合主旋律、很阳光很正能量,但细细一想,就会觉得军人好像都是没有感情、缺乏人性的机器一样。还有一位边防连因为过度劳累停止了心跳,他的妻子哭成泪人,可一开口却说她为丈夫感到骄傲,因为他把自己的青春和汗水献给了边防事业,献给了他的战友和兄弟,他爱兵胜过爱自己爱妻儿。很难想象,这样的话会出自一位刚刚失去丈夫的妻子之口。

  要包含真实细节。人们常说细节决定成败,但有些稿子却偏偏在细节上要么语焉不详,要么故意模糊,要么注入水分,从而让读者对产生怀疑,甚至损害的权威性和公信力。在一篇抗震救灾中,一位医生“徒步巡诊累计300多公里”,而发稿时地震刚3天,这意味着这位医生一天要百公里,他哪还有时间看病做手术?在一篇典型报道中,主人公给自己制定的作息表是“711”,即每周上班7天,每天工作11个小时。这已经很不容易,可作者还觉得不够,又加了一把火:同事们说,他的工作实际上是“718”,每天要工作18个小时,这显然不科学。

  要符合政策。在一篇新闻调查中,作者为突出机关人员撸起袖子加油干的状态,详细记述道:“他们的工作千头万绪、纷繁复杂—有的忙材料,一份重要材料从起草、修改到定稿,前前后后一忙就是十天半个月;有的忙开会,各类协调会、研讨会、座谈会接二连三;还有的忙着调研、培训、考核……”这在各级清理“五多”减负的大背景下,就显得非常扎眼,容易引发负面舆情。军事新闻报道的一条重要原则,就是要符合军队的条令条例、法规制度,尤其是在军队政策制度全面展开的当下,更要与最新出台的文件随时对表。

  很多时候,一篇新闻报道已经足够优秀了,但作者或是为吸引编辑注意,或是为版面上更好的,总有再拔高一点的冲动。殊不知,这多出来的一点,往往是画蛇添足、过犹不及。新闻报道中片面化和绝对化倾向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,但归结到一点就是违反了全面的观点、联系的观点和发展的观点。不论是选用还是小样删改,都应用辩证的眼观和思维来看问题。

  不能随意夸大。一是典型宣传不能“高大全”。如有篇稿子这样写道:“他自主创新研发的某型野战指挥信息保密装备,集各种先进技术为一体。”不论是哪种高新装备,都不可能集各种先进技术于一体。再如某战士多才多艺,他“声乐、乐器样样行”;某士官善于学习新装备知识,“高新装备捣鼓一次,他就能绘出原理图”。二是数字不能任意夸大。说到工作成绩和官兵满意度,不是100%就是99%;讲某某爱学习,就是记了几十万、上百万字的读书笔记。三是评价不能太过自信。如写科研,不是填补了空白,就是世界领先、国内一流,创多项历史纪录,而所说的这些成绩,在中又没有说明其根据在哪。又如一名军分区的副团职参谋参与研究民兵转型建设,“他领衔完成国防经济动员中心筹建、国防动员战时体制构建等大项任务”,同样也没有说明其根据在哪。

  不能以偏概全。这类问题常常是由于作者采访不细或主观臆断造成的,因而得出的结论牵强附会,难以让人信服。一则报道中,一位营长因管理问题被问责,挨了处分,但其在陆军组织的比武中夺得名次,旅党委不仅为他报请三等功,还推荐他到更重要的领导岗位。第一眼看上去,好像是立起了用实战标准选人用人的鲜明导向,但细细一琢磨就会提出问题:只要能打仗,就可以瑕不掩瑜了吗?依军从严治军不需要了吗?这就是犯了以偏概全的毛病。还有在一些抢险救灾报道中,常出现“官兵发挥了主力军作用”的说法。在一些重大抢险救灾行动中部队官兵确实是主力,但在大多数情况下,是地方和群众做了更多工作,部队官兵“发挥了突击队、生力军作用”更为贴切、准确。

  不能顾此失彼。顾前不顾后,顾头不顾尾,是片面性和绝对化倾向常有的一种表现形式。如强调现任党委如何具有创新,就说前任党委如何保守;强调团队现在如何安全发展,就说以前事故频发;强调实战化练兵,就片面地否定“环数、秒数、米数”;强调“键对键”,就否定“面对面”;为了搞好某项教育举办“战士家信展”,却侵害了战士隐私权;等等。2020年是决胜全面小康之年,在对比今昔发展变化的中,也容易出现顾此失彼的问题,如一篇某人武部2017年与山村结对扶贫的通讯,讲到以前村民出行难,“只有羊肠小道,邻居开着三轮车串亲戚,天黑窄,一下子摔到沟里,折了两条命”;以前群众喝水难,“山村缺水,只能从山下挑水,一担水一层虫,不用纱布滤吃不成,得先洗脸、后洗脚、再喂牲口,不少人得了大骨节病、罗圈腿,走像跳舞,天阴浑身疼”。这样的刊发后,难免会让读者感到当地党委在脱贫攻坚上毫无作为,带来很大的副作用。

  

狗狗币 火币